[Chú Ý] Học Viện Chuyển Ngữ - Bài Tập 1 : tìm Text (1

tiểu toán bàn

Đại Thừa Sơ Kỳ
Tử Ngọc chuyển ngữ
Hoàng Ngọc tầm thư
Mạnh Thường Quân
Phàm Nhân tông đồ
Nhất Niệm Phái
Tứ Tuyệt Viện
Thanh Vân môn đồ
Ngọc
2,651
Tu vi
1,379
BT1: tìm text Siêu Phàm Truyện - 超凡传
(1) http://www.piaotian.com/bookinfo/8/8086.html
(2)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578885
(3) http://www.uukanshu.net/b/41349/
BT2: tìm text chương 130 Siêu Phàm Truyện
这人是洪清布置在这里的暗哨,就是为了米小经而来的。

米小经当然不知道已经有人将他的行踪暴露,他一路贴着树梢飞行,很快就来到卢柳庄,他没有直接落在庄园内,那是很不礼貌的做法,他落在庄园大门口。

几个守门的凡人见到米小经,急忙施礼。

米小经的服饰是筑基期修真者穿的,在剑心宗没人敢乱穿,不到筑基期却敢穿筑基期的服饰,绝对会被惩罚的。

这种服饰,在剑心宗就代表了地位和身份,高于绝大多数人,筑基期的修真者在宗门,就是中坚力量,没人敢小瞧他们。

一个凡人侍者进了院门,向着里面狂奔,他可不敢耽搁太久。

片刻,总管钱友伟跑了出来,就是那个曾经被米小经暴揍过的管家,他只有练气初期的修为,这时候再看米小经,心里真的很怕,他也想不到,米小经这么短的时间就筑基了,好在经过那次风波后,米小经没有追究他,而且他还经常去米小经以前的住所,很多交易都是他去办理的。

“师叔好!”

米小经点点头,说道:“卢师弟在吗?”他现在是筑基中期了,有资格称呼卢雨师弟。

钱友伟连连点头,说道:“在,家主在后堂,我带师叔过去。”

卢雨没有去草仁堂,他坐在后堂,听到禀报立即迎了出来,看到米小经后,忍不住一愣,他并不知道米小经晋级到筑基中期,只是知道米小经筑基成功,可让他惊讶的是,他完全看不透米小经的修为。

卢雨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个……你现在什么修为啊?”

米小经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卢雨竟然问这个,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说道:“去了汇泉别院后,刚刚晋级到中期。”

卢雨心里大骇,这人太变态了,自己筑基后,一直都无法进步,看来传闻没错,他应该能够炼制提升实力的灵丹,眼里顿时一片火热。

“啊?啊!以后我要叫你师兄了啊!哈哈!”

卢雨借着大笑,掩饰心里的嫉妒,要知道一开始见面,米小经只不过练气大圆满,这才多久时间,他的修为竟然比自己高了,

听说就连元婴期的大长老们都很重视他,可见这孩子的资质有多好。

米小经微微一笑,说道:“最近比较忙,一直没有到师弟这里来,这次特意过来看看师弟。”

这话米小经说的别扭,卢雨听着更心酸,这就变成师弟了,还没有多久,就从师叔变成师兄,然后变成师弟,自己的地位看着就快没了,若是米小经结丹,自己就要称呼一声师叔了,简直让人无语。

“哈哈,师兄来看我,那是我的荣幸啊!请,请屋里聊!”

米小经和卢雨不算特别熟,但由于交易,所以他觉得这人还值得信赖,每次交易卢雨都会多给点,无论是材料还是日用品,这点米小经很满意,谁让他当初就是一个穷人,什么都要,什么都没有见过。

两人走入专门会客的房间,卢雨让人端上香茶和灵果,由于他是掌管种植灵草灵树的执事,所以家里随时都有灵果供应,也算是任职执事的好处之一。

米小经问道:“师弟怎么没去守阵?”

卢雨道:“草仁堂很忙,我走不开,而且老祖也没有安排我去……我们草仁堂除了几个负责战斗的修真者去了外,其他都留下了,大阵目前没事,暂时还不会调动我们过去。”

米小经好奇道:“现在看上去没啥事情了吧,我们大阵能守住吗?对了,你知道什么人在攻击剑心宗吗?”

卢雨笑道:“这倒是知道点。”他交友比米小经广多了,所以消息也多,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也能说出一点实质性的东西。

“听说是沙漠中的一个宗门,叫瀚金派,是他们来攻打我们宗门……”

“为什么?是有仇吗?”

“据说……嗯,具体情况不清楚,只是据说,我们一个元婴老祖,将瀚金派的宗门毁了,所以……你知道的,瀚金派被毁掉宗门,当然要报仇了。”

毁掉一个宗门!

米小经心里想到西衍门,他们的宗门也是被剑心宗毁灭的,不同的是,西衍门的高层被屠戮一空,而瀚金派还有高手,米小经暗自称快,总算有人来报仇了,虽然不是他们西衍门的高手。

直到这时候,米小经才算明白,为什么宗门内会如此紧张。

“而且这次攻击和上次不同,上次人家就打了一下,这次来的人可就厉害了,据说有好几个真正的高手,达到元婴期程度的高手。”

“那么厉害啊!”

“是的!所以宗门只能守,不能攻,好在我们宗门大阵是前辈设置的,厉害非常,他们暂时没有办法打进来……”

“对了,告诉你一个消息……”

卢雨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消息?”

“听说大阵核心受损……”

米小经顿时愣住了,核心受损,大阵核心受损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明白,急忙道:“严重吗?”

卢雨苦笑道:“听说很严重,只是具体什么情况,我们就不知道了,宗门已经下了封口令,不许议论这些事情。”

汪为君突然冒了一句:“很严重……意味着大阵如果得不到修正,UU看书 www.uukanshu.net很可能会崩溃!”这话也只有米小经可以听到,卢雨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如何才能修复?”

“怎么修复?这么大的一个护山大阵,除非停止运转,才可能修复,现在只能维持,够呛了,很危险……你要早作打算。”

汪为君慎重提醒,他比米小经懂得多,当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打算?”

米小经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他问了一句,紧接着说道:“大阵开启,我们也逃不掉啊!”

“刚才那小家伙如果没说错的话,那个瀚金派,估计是来夺取宗门驻地的,你是筑基期的修真者,刚好是宗门的主力中坚,也是对方必杀的人,如果是练气期的修真者,只要不反抗,估计可以留下命来,宗门的中高层,全都是清洗的对象,其中一定包括你。”

“所以,宗门的大阵一旦打破,你就必须带着自己的人逃,不然就死定了。”(未完待续。)



如果喜欢《超凡传》,请把网址通过QQ、YY发给您的朋友,或把网址发布到贴吧、微博、论坛。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BT3: Chương 4
第四章缘觉期
西衍门虽然小,却也有三百多人,其中真正的衍修不超过六十人,他们才是西衍门的真正主人,其他都是凡人,杂役,长工,帮工和雇工,这些人有将近三百,是西衍门真正的底层。

  米小经虽然只有十三岁,可他是正正经经的衍修弟子,在西衍门的地位不差,自己拥有正式修炼的住所。

  沿着西衍门的高大的院墙,一路向后院走去,很快就来到一个角门边,推开角门,米小经走入后院中,后面是禅房所在。

  米小经鬼鬼祟祟的向着禅房走去,今天的早课和午课都没有去,被大师傅发现,又要挨骂了,刚刚转过一个月门,就听有人说道。

“好啊,小师兄,你又逃课了!”

  米小经吓得一抖。

“衍祖保佑,谁在胡说八道!”说着扭头看去。

  站在月门边的是张柯师弟,是管大厨房的厨头,原来是米小经的师兄,只是因为缘觉期修为被米小经赶上,所以从师兄落为师弟了,年龄已经四十多岁,这辈子也无法晋级到下一个境界,他和米小经的关系相当不错。

缘觉期,相当于修真界的练气期,缘觉期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皈依,第二阶段为修持,第三阶段是觉悟。

  而张柯四十岁了,还停留在皈依阶段,就连修持阶段也达不到,米小经却不同,他才十三岁,却已经达到觉悟阶段,只要积累够了,也许就能晋级到下一个层次。

  所以,年龄幼小的米小经反而是张柯的师兄,好在张柯在米小经刚刚开始衍修的时候,就很照顾他,加上张柯是大厨房的厨头,总是给米小经留些吃食,两人关系不错。

张柯胡子拉碴的,一副落魄模样,身宽体胖,是一个超级大胖子,他满脸都是笑。

“小师兄啊,这次……哎咿喂,谁打你的?衣服都破了!”

  米小经神情得意,却又故意装出一副淡然的神情。

“遇上一只独狼,不过被师兄我感化,不再咬人……被本师兄放生了,衍祖保佑,保佑我慈悲,保佑我教化独狼……”

张柯惊讶之极。

“虾米?独狼……被感化?不咬你?虾米情况?”他的口音一向很重,在他嘴里,虾米就是什么的意思。

  米小经简单叙说了一下过程。

张柯顿时张大嘴巴,半晌,他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衍祖保佑,师弟,再笑就要笑死了!”

张柯指着米小经,笑的眼泪汪汪。

“哈哈,那……那是被衍祖慈悲感化……感化的吗?哈哈,那是快被你掐死了……好不好?哈哈,小师兄,你差点干掉它……哪里来的感化啊……哈哈!它是被吓跑的好不好啊,哈哈!”

  米小经被张柯笑的郁闷不已,可是他又被这家伙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结果两人在月门边,像是两个疯子一样相对狂笑,张柯笑了片刻,发现米小经比自己笑的还要夸张,不由得呆住了,他喘着粗气道:“小师兄啊,你笑虾米?”

“哈哈,我笑可笑之人……”

张柯傻了。

“虾米意思?”

  米小经这才收住狂笑,得意地背着背篓向里走去,边走边说:“衍之心啊,张柯师弟,你缺乏悟性啊……”

张柯顿时纠结万分,脑子也就乱了,他修衍的资质很差,真的是那种千难万难的人,勉强衍修皈依,竟然无法达到修持阶段,卡在第一阶段,死活不能寸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时不时要请教一下米小经。

  只是张柯的资质太过愚笨,米小经就算想要指点,无奈对上一块榆木疙瘩,如何能够让他开窍?

张柯彻底凌乱,衍之心?可笑之人?虾米关系?

  一路碎碎念着,张柯跟着米小经来到房前,米小经抬头看看天色。

“师弟啊,要开饭了吧?”

张柯顿时大惊,他怪叫一声,掉头就跑。

“小师兄啊,待会儿帮师弟一把啊,点醒点醒师弟吧……衍祖保佑!”他是厨头,负责大厨房,这时候可不是闲扯的时间,天都要黑了。

  一溜烟就跑远了。

  米小经噗嗤一声笑了,他就知道,只要稍微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就能让张柯晕头转向,这是对付他最好的武器。

  来到自己房前,这是一座很小的房子,砖木制的小房,一侧靠着大院围墙,一侧是一棵禅木大树,房后有两分菜地,种了一些蔬菜草药。

  房子只有三间,靠近院墙的这间才是米小经的小屋,其他两间是米小经的师兄居住,不过,这两人跟着门里的长辈,去了土司城外的灵藏门,所以在一年内,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房门外有一座长约六尺,宽两尺半的青石板台子,上面晾晒的都是米小经采摘来的草药,野果,还有野菜,这些都是米小经的私货,要知道苦修的衍门,不论是吃穿用,都是最简陋的。

让米小经不吃肉也就罢了,因为自小到大,他就没有吃过肉,但是让他吃没滋没味的东西,就不是他能够忍受的了,总是要找些能够下口的东西,衍修其实也非常消耗体力精力的,没有补充如何能够受得了。

这也是米小经经常逃课的缘故,这里的课,可不是学堂的课,而是衍修特有的课。有早课午课和晚课,一般都是念诵真言,还有时候会有首座大师傅来宣讲真言,是衍修们每天重要的活动。

  米小经在西衍门活的很自在,因为他没有拜师,所以没有师傅管束,加上他自小在门派中长大,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他,算是西衍门的一个小地头蛇了。

  逃课,对米小经而言,那是常态。

  打开房门,小屋不用锁,也没有锁,米小经将背篓放在门口,这才走入房中。

这间房并不大,一个土炕占了半个房间,一张矮脚炕桌竖在炕尾,一张已经暗红色且磨得发亮的竹编炕席,炕头上摆着一床满是补丁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只是被褥里并没有续棉花,和百衲衣一样,也是洗得发白了。
làm tiếp BÀI TẬP 2 và 3 ở đây nhé, hi lão là dịch giả thì chắc là k khó edit nhưng cái mình muốn đây là khả năng nhuần nhuyện cách update Vp và name cách tra nghĩa câu chứ k phải edit tay nhé
Học Viện Chuyển Ngữ - Bài Tập 2 : Update ( Name+Vietphase )

Học Viện Chuyển Ngữ - Bài Tập 3 : Tra Nghĩa
 

Đang xem (Thành viên: 0, Khách: 1)


Top